• 文化讲堂
  • 《白痴》
  • 日期 : 2012-04-10     点击量 : 18571

        《白痴》是陀思妥耶夫斯基重返文坛后的第三部长篇小说,写于一八六七年秋至一八六九年一月。它揭露了资本主义残暴不仁,显示出作者高度的艺术才华。   

     

        俄国在废除农奴制以后走什么道路的问题,是六、七十年代社会政治思想斗争的焦点。陀思妥耶夫斯基在俄国社会思想斗争中采取了独特的立场,始终坚持反映现实的着眼点和独特的艺术风格。他主要从道德心理的角度观察和表现资产阶级社会关系的发展和旧的社会关系的解体,以及这一历史过程对城市各个阶层居民的生活命运和精神状态的影响,从而提出了废除农奴制以后俄国社会发展中出现的根本问题,表现了资本主义发展引起的时代基本特征。《白痴》体现了作家六、七十年创作总的倾向。小说涉及到彼得堡各个社会阶层,构成了整个社会的横断面。小说情节进展只有几个月的时间,但陀思妥耶夫斯基却得以描绘出就其社会地位、精神状态和生活命运来说各不相同的、五光十色的人物画廊。故事发生的地点基本上局限于彼得堡及其郊区巴甫洛夫斯克,但作家都运用各种手段扩大了描写范围,不仅讲到莫斯科和外省,而且涉及到法国、瑞士和波兰,为主人公的活动提供了广阔的社会背景,概括了全俄国乃至西欧的历史发展。   

     

        《白痴》(1868)发展了“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主题,女主人公娜斯塔西亚强烈的叛逆性和作为正面人物的梅什金公爵的善良与纯洁,使小说透出光明的色调。但一些用以攻击革命者的“虚无主义者”形象,削弱了小说的揭露力量。   

     

        社会犯罪问题在《白痴》中也占有重要地位。罗果仁刺杀梅什金以及杀死娜斯塔西娅·菲里波芙娜,是小说情节中两个最富有戏剧性的纽结。作家认为犯罪是俄国社会生活中最有破坏力的倾向的赤裸裸的表露,因此对犯罪活动进行道德心理分析时总是把它与社会日常生活描写紧密结合起来,在社会日常生活的土壤中挖掘人物思想感情和心理状态的根基。   

     

        小说中一系列细节和场面所以具有巨大的艺术感染力,还因为富于象征性,对现实进行高度概括。娜斯塔西娅·菲里波芙娜把十万卢布扔进壁炉,全体来宾都屏息凝神地望着那熊熊的火焰怎样吞食这笔巨款,一个个眼睛充满血丝,心痛欲裂,恨不得一下子把它抓到自己手中。这个场面象征着对金钱蔑视和崇拜这两种势力的搏斗,写得十分精彩,在世界文学中也是少见的篇章。   像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大部分小说一样,《白痴》也以悲剧结局,但是不能因此而认为《白痴》是一部宣扬悲观厌世的作品。主人公们的悲剧结局反映出作者由于对美好未来的向往而产生的痛苦。陀思妥耶夫斯基提出的正面理想遭到破产,但是对美好理想的热烈向往,则永远闪耀着人道主义的光辉。